www.327av.com喜欢本站请将www.ccc1666.com转发给您的好友請使用Ctrl+D進行收藏本站
灵欲的沟通(全) 作者:悔小子   校园春色   点击:加载中


               灵欲的沟通


来源:巨豆情色网

                (一)

  陈少奇,今年才十五岁,已发育得很结实,长得一七八公分的高个子,像个大人了,今年才读初中三年级,已经人小鬼大,懂得许多,许多事情,当然包括男女之间的事。

  因为已经懂了,就对女人发生了兴趣。

  第一个使他发生兴趣的女人,竟然是他的母亲,这大概就是心理学家的所谓「恋母情结」吧!

  他的爸爸是水泥匠,妈妈是女工,所以每当寒暑假,他都得做小工,而他的家,也就只三个人。

  他们没有自己的房子,只好租住别人的房子,是租在离镇上约三公里路的地方,一间二层楼房的二层楼上。

  楼上共有二个房间,一个客厅,一个厨房和卫生设备,为了节湿支,二间卧室也是住了二家,一家是他们,一家是姓王的年轻夫妻,也是做水泥匠和女工的。

  所以他们一家三口,就睡在那二坪大,四个榻榻米的卧室里。

  四个榻榻米,再排设了衣橱,只剩下三个榻榻米了,所以等於每一个人,佔有一个榻榻米。

  通常,都是父亲睡在中央,有时父母吵架的时候,就轮到他睡中间,父母睡两旁。

  水泥工这种工作非常的不固定,除非有大工程,可以连续做一段时日外,通常,十天、八天就得换个地方,虽然收入还算不错,都不是细水常流式的,有固定的收入。

  所谓柴米夫妻百世哀,就是这种样子,没工作的时候父亲又喜欢喝点酒,夫妻就这样吵起来,吵了架,夫妻之间睹气,一睹气,就互相不理会了,在这种形下,少奇就睡在父母之间。

  少奇的母亲,也认为少奇只是小孩子,所以晚上睡觉,或没工作时中午睡午觉,衣着也太随便,再加上现在女人都喜欢穿那种短得不能再短的三角裤,阴户总是隐约的无若有,有若无,令人想入非非。

  其实,少奇对母亲也不敢太不尊敬的做出什么非礼的事,最初也只是猛偷看母亲的三角裤而已。

  睡午觉的时候,母亲偶一不小心,会露出肚脐以下的下半节,他就对着引入遐思的母亲三角裤虎视眈眈,那丰阜的部份,和黑黑的阴毛。

  所以当他睡在中间的时候,总是找机会,用大腿去贴在母亲的阴户上,用手盖在母亲的乳罩。

  他母亲认为他只是小孩子,也不大理会。而他对母亲的非礼,也仅此而已。使他由对母亲兴趣,转移到另个女人身上的原因,就是这样的。

  有一天的半夜,少奇在尿急中醒来。

  夜里睡觉,通常只留一盏小电灯泡,灯光朦胧,少奇上了壹号,回到房间以后,就想看看母亲的三角裤,偏偏这天夜里,母亲的睡姿很正确,裙子也盖得好好的,并非露出什么来。

  少奇当然很失望,何况也睡意正浓,好奇心一收敛,躺下来就将入睡。
 ∩是这个时候,传来了隔壁王姓夫妻翻云覆雨的声音,因为少奇的卧室与王姓夫妻卧室的隔间,只是用二层三夹板所订起来的,所以隔壁有什么风吹草动,都可以听得清清楚楚。

  他一听到这种声音,与父母亲在翻云覆雨时完全一样,所以少奇突地紧张起来,很注意的听。

  这种声音,一下子就没有了。

  少奇就是不信鬼,他不相信王叔叔这样不管用,两三下就清洁溜溜,特地把耳朵贴在隔间壁上,很专心一志的偷听,结果被他听出一点端倪。

  王太太说:「叫你不要,你偏要。」

  王叔叔说:「对不起嘛!」

  「对不起,对不起,你只会说对不起,你不想想明天还有工作,人家今夜被惹得失眠了,明天的工作一定很辛苦,害人不浅。」

  「对不起嘛!」

  「我认为你该去吃吃补肾丸,如果这样长期下去,人家如何忍受。」

  「是,太太,遵命。」

  「死鬼。」

  「睡吧!」

  「叫人家如何睡。」

  「……」

  听了这一段,少奇已粗略知道了一些儿,胡思乱想了一阵子也就睡了。
  做水泥工是很苦闷的工作,所以在工作中,常常说些笑话,以舒解工作的苦闷,因为知识水准不高,所以说来说去,还是离不开黄色的笑话。

  少奇对男女之间的事,所以懂得那么多,也大都是在打工时听他们谈笑中领会到。

  那一夜以后,少奇把对母亲的兴趣,转移到这位王太太的身上。

  王太太今年大概二十五岁,身裁高高瘦瘦的,也是窕窈婀娜,做工的时候,穿长裤及长袖衣服,连脸部都包起来,回家换上了衣裤,却也皮肤白白的,很是细嫩。

  从此少奇,就特别注意王太太。

  王太太,少奇要唤她阿姨。在少奇的心目中,这位阿姨愈看愈标致可爱,愈是迷人诱人。

  也不知有意或无意,阿姨在家里的衣着也不太讲究,很随便,常把少女时代穿的迷你裙穿上,在做家事的时候,也常常不是露出丰满的玉臀,就是露出三角裤,不过这是很短时间的事,她随手一拉,裙子一盖,又什么都没看到了。
  有一次,星期六下午没课,妈妈在客厅看电视,少奇做功课。口渴到厨房喝开水,刚好阿姨不知干什么,弯下身在地上拾东西,把整个雪白的屁股,提得高高又翘翘的,很是诱惑。

  少奇见机不可失,忙上前说:「阿姨,找什么东西?」

  他故意上前,伺机在阿姨的丰臀上,摸了几下。

  阿姨的屁股本来就雪白纷嫩,入手又细腻又滑,少奇如被电触着似的,心跳得很厉害,一股欲火熊熊的燃烧起来了。

  当他摸了几下,顺手要摸进二个屁股间的阴户时,阿姨适时的站了起来,说道:「少奇,肚子饿了。」

  少奇还在与奋中,下面的大鸡巴也翘了起来,一时忘了回答。

  片刻才灵机一动,说:「……不是,要吃东西。」

  阿姨被少奇摸屁股,摸得很不好意思,见到少奇行态有异,详细一看,才知道少奇已兴奋得下面的大鸡巴都怒发冲冠了。

 〈得阿姨倒抽了一口冷气,心想:这小鬼的鸡巴么会那么大,怕有六寸多长吧!心想,口中问道:「吃什么?」

  少奇冷静下来,就吃起豆腐来,说:「阿姨。」

  「鬼,没大没小的。」轻轻的掌了少奇一个嘴巴M走出来了。

  不知怎地阿奇心中有种甜甜的感觉,喝完了开水又回到客厅做功课。

  他的妈妈跟阿姨两人边聊天边看电视,少奇则边做功课边注视阿姨。

  阿姨不知跟妈妈说了些什么笑话,二人突然笑了起来,笑得阿姨斜跌在沙发上,一双玉腿抬得高高的。

  她的玉腿本来就圆润修长,皮肤又是雪白如霜,双腿一抬,迷你裙一翻,整个春光外泄了。

 〈得少奇馋涎欲滴,他不但相到了阿姨的三角裤,也看到了黑黑的阴毛,不知不觉的又兴奋起来了。

  他看,偏偏她的阿姨也看到了少奇虎视眈眈,赶忙的坐正,把迷你裙盖好,这下子,少奇又只好乖乖的写作业,认真读书了。

  到了二点多,妈妈睡午觉去了,阿姨也去睡午觉。

  他一个人,无聊地作完课业,才三点,就拿出数学,要演算,这时他想到了阿姨,於是又到厨房去喝开水。经过阿姨卧室,才知道阿姨卧室的房门,并没有完全关好还留有一线空隙。

  他知道阿姨正在午睡。这时他突然感到紧张起来,因为他想偷窥阿姨睡姿。他静悄悄地把阿姨的房门,推开一点点,以便视线良好。

  果然让他看到了。因为是在大白天,又每间卧室都有窗,所以卧室内的光线极好,纤毫毕现,什么都看得一清二楚。

  阿姨并没有换上睡衣仍是穿迷你裙而睡,裙子本来就短,睡在床上的裙子又翻开来,三角裤就跑出来见人了,她穿着又是白色的三角裤,这三角裤的特色又是若隐若现。

  阿姨的阴户又特别丰满,阴毛特别多,已跑到三角裤外蔓草丛生了。

  少奇看得全身热血沸腾,这时他突然色胆包天,悄悄地开了房门,走进阿姨的房间内。

  阿姨睡得正熟,好梦方酣。

  他轻轻地坐在床旁,看阿姨的阴户。心想,阿姨的阴户好美,别的女人,阴户只是微微突出来而已,阿姨竟隆突得如一座小丘,阴毛更是乌黑又细长,又浓密得这样一大片。

  光用眼睛看,委实太不过瘾。

  这时他是又紧张,又刺激,下面的大鸡巴翘得好高,他用发抖的手,去摸阴户。「啊!……」摸到了,入手竟然满握,只可惜隔着一层三角裤,於是他的手小心翼翼地伸进三角裤内。

  心想:阿姨睡得好酣。

  「啊!……」他竟然摸了阴户,全身都颤抖起来了,他的手也发抖,但他还是轻轻摸着,这时阿姨忽然翻了个身,她的手不偏不倚的压在他的大阳具,他惊骇得差点要跑出去。

  好在,阿姨又睡了。

  他的大鸡巴,本来已又硬又翘了,这时更是硬如铁般而且伸得特别长。他本想从裤子里掏出大鸡巴来,交到阿姨的玉手中,过过瘾,但一想,这相当冒险,只好轻轻的把阿姨的手拿开,悄悄的开门走出来。

  到了厨房,他才长长的喘了一口大气,心想:「好危险呀!」

  好在他平常偷看母亲的看惯了,遇到这紧要关头,还能自我克制。

  喝完了开水,他又经过阿姨的房门。还是不死心的悄悄打开门一看,现在只能看到两个雪白丰满的屁股,本来想进去摸摸,后来还是胆子提不起来,只好关了门去演算数学了。

  这之后,他常常有意无意的挨近阿姨身旁,找机会摸摸屁股,运气好的话,还可摸到阿姨的大腿。

  好在阿姨,从未出口骂他。

  又过了一个礼拜,又是星期六。

  中午,正好妈妈和阿姨都在家,本来约好同学,今天下午,到学校玩篮球,现在决定黄牛不去了。反正妈妈和阿姨都会午睡,这午睡是在工地睡惯了的,要改怕不容易。

  妈妈和阿姨一睡,他可以再偷偷的跑进阿姨的房中,去摸摸阿姨的阴户,今天,一定把手指插进小穴里,而且要插深一点儿。

  这时他才发觉,阿姨今天不但穿迷你裙,而且连乳罩都没带上,跟妈妈说笑的时候,娇躯一动,一双乳房摇摆不已,真的可把少奇的魂摇得飞到半空中去。
  吃完了中饭,妈妈说:「少奇,妈妈要到外公家,你不要乱跑,在家里好好读书。」

  「是的,妈妈。」

  妈妈走了,他担心阿姨也走了,他就只好到学校打篮球了,那多无聊。
  还好,阿姨并没有走。这样,家里就只剩下他和阿姨了。

  阿姨打了几个呵欠,就走入房间了,少奇的心,陡地紧张起来了,他实在没有耐心再等阿姨入睡了,但是他非等不可,惹怒了阿姨可不是好玩的。

  阿姨是太美丽太迷人了。

  他看看手錶,才一点正,阿姨刚进入房间,还不到五分钟,怎么会那么快就入睡呢?

  他站起来,要到厨房喝开水。

 …过阿姨的房门时,一颗心才定下来,还好,阿姨的房门并没有锁上,还是留有一线空隙,这时候他的好奇心又旺盛起来了,阿胰那雪白窕窈的迷人胴体,又浮在他的脑际盘旋。

  禁不住的,他小心翼翼的推开房门。

  他很小心的,阿姨刚刚入睡,一吵醒她,必定又要等很久了,他只开了一个小缝以能看见阿姨卧室的情况,就可以那么小。

  不看还好,一看之下,他差点儿想冲进去,只是强忍着,口干心跳,欲望之火,燃烧得他的全身都火烫。

  原来,阿姨的迷你裙又翻开了。不但迷你裙翻开了,上衣都翻开了,露出二个又高又挺的大包子,可惜只露了一半,乳头部份还在衣服内,可是乳头四周的红晕,粉红色的,很是诱惑人。

  他差点儿沉不住气的冲进去,但是不能,他这一冲进去,必定吵醒阿姨,阿姨一定会骂,会告诉爸爸妈妈,甚至王叔叔,这下就惨了,一定会被挨打的。
  他只是痴痴地看。

  这美人春睡图,使他下面的大鸡巴也受不了,硬得头昏脑涨,无论如何,今天必须把这根大鸡巴,插进阿姨的小穴里,试试打炮的滋味是什么样子。

  熊熊的欲火,沖昏了他的头。他想必须忍耐,不忍耐的话,自己的大鸡巴是插不进阿姨的小穴。

  他赶快掩上门,跑到厨房去,打开水龙头,用自来水猛沖自己的头,半晌,才感到好受一点。

  他必须忍耐,忍耐到阿姨睡了才能进去。

  回客厅的时候,又经过阿姨的房门,禁不住又要开阿姨的房门,但他的手又缩回来,心想,不可以,会愈看愈受不了的。

  必须等到阿姨睡了才可以。

  回到客厅,拿起课本,课本上的字,变成了阿姨那两颗雪白的乳房,幌来幌去。

  他忍耐着,忍耐着,约再过了十五分钟,才悄悄的进入自己的房间,把衣服全部脱掉,只剩下一条内裤,才轻轻地走出自己的房间。然后他蹑手蹑足的,走到阿姨的房门,非常轻的打开阿姨的房门。

  「咿呀……」的开门声。

  他害怕得差点儿,灵魂都出了窍。好在阿姨还是沈睡如死,他又轻轻地关上门。

  「咿呀……」的一声。

  他的心猛跳着,又惊骇又害怕,心下猛咒着:「他妈的,这个房门专跟自己做对。」

  但阿姨还是沈入甜甜的睡乡中,并未吵醒。他关了门,注视阿姨。

  「啊!……」他的全身血脉俱张,阿姨两个雪白的大乳房中的一个,已跳出衣服外了,像个大包子似的,等候他去品尝品尝,他这时后悔不带刀子,假如有带刀子的话,他正可以威胁阿姨,乖乖的干完了那种事。

  他急忙到了床旁,也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就爬上床,不再考虑的用手摸着那跳出来的雪白乳房。

  「嗯……」轻轻的一声,出自阿姨的樱桃汹,他这一惊非同猩,阿姨,阿姨一定被自己的鲁莽吵醒了。

  没有吵醒,上帝保佑,阿姨睡得正酣。

  他放心了许多,一定是昨晚,王叔叔又跟阿姨爽歪歪,惹得阿姨失眠了,现在才睡得那么死。

  他暗下默念着:不可粗莽。但他的心,已如战鼓般的,又急又切,使得他的全身都发抖起来,双手几乎不听指挥了。

  他用双手小心翼翼地去解开阿姨上衣的钮扣,也许太过紧张,双手又抖得利害,手老是碰到乳房,如触电般的又滑又细腻。解了好久,才把二个钮扣解开。
  「啊……」

  他轻轻的低叫,这两颗乳房,是太丰满太挺了,太雪白太细嫩了,因为未生过孩子,二个乳头像红豆一样小,又是黑中带红,诱人极了。整个上身,阿姨的上身,像开展览会一样的,让少奇尽情的参观。

  他想,现在要脱阿姨的三角裤了,怎么办?这是很困难的问题。要脱阿姨的三角裤,必须移动阿姨的臀部,哪有不吵醒她的理由,阿姨被吵醒了,那不是糟了?可是自己的大鸡巴,若要插进阿姨的小穴里,就非脱掉阿姨的三角裤不可,看样子,只好冒险。

  其实不冒险也不可以了,少奇已被熊熊的欲火,燃烧得很难受,要不是他平常听惯了黄色笑话,又常常偷看女人的乳房了,阴户了,才有现在的自制力他很小心的,用一只手,提起阿姨的右屁股,另一只手拉下三角裤。

  「嗯!……」阿姨出声了,只听她又娇声道:「阿成,不要吵,人家要睡觉嘛!」

  少奇是一骜又一喜。惊的是,他真的把阿姨弄醒了;喜的是阿姨在睡眠中,把自己当做是她的丈夫,王建成。

  王叔叔就是阿成。

  他高与极了,他的大鸡巴,要插进阿姨小穴里,今天准插成了。他就不客气的,小心翼翼的脱阿姨的裤子。

  「嗯!阿成,不要嘛!」阿姨梦呓似的娇哼着。

  他一把阿姨的三角裤脱下了。

  真是高兴无比,他现在的欲火已烧毁了理智,一下子就把自己的内裤脱掉。自己的大鸡巴,已经青筋暴现,愤怒已极。

  他的动作使床也摇动起来了,好在阿姨还睡得甜甜的。他再也顾不了什么,就用手去找阿姨的小穴。

  「嗯……轻点……阿成……」

  苍天保佑,阿姨并没有张开秀眼,否则一定前功尽弃,他找到了阿姨小穴,小穴里已春潮泛滥,淫水已经津津的流出来了。

  他俯下身,一手握着鸡巴,对准阿姨的小穴,猛地用力一插。

  「哎唷……痛死人了……」阿姨展开眼睛,惊叫道:「少奇,是你,哎呀…不…不可以呀……」

  少奇的龟头太大了,有鸡蛋那么粗,这一用力插,才只不过把大龟头插进一半,已插得阿姨秀眉紧蹙,粉脸变白,痛苦不堪地哼着:「少奇,不可以……不……呀……可以……」

  少奇的龟头虽然只插进一半,但有股暖暖的,紧紧的感觉,全身舒服透了。
  「阿姨,给我……给我。」

  「不可以……不……可以……我是……我是你的阿姨呀……」

  「我要……我要……」他又猛地用力一插。

  「滋!……」的一声。

  「哎哟……少奇……不可以……轻点嘛……痛死人了……」

  阿姨的屁股,缓缓地扭动着,挣扎着:「……少奇……我……是……阿姨呀……噢……好胀……好……痛人……」

  「阿姨,你太美,太美了,我要肏你嘛!」

  说着,少奇一来怜香惜玉,二来怕惹怒了阿姨,那种场面就很难收拾了,反正自己的龟头已经进了小穴,这种快感是他毕生破题儿第一遭的享受,所以他就缓缓地扭动着屁股。

  这是他晚上偷看爸爸妈妈做爱的时候偷偷学来的功夫,现在就用着了。
  阿姨被少奇,扭得双眼细瞇,粉脸生春,哼着:「少奇……不要嘛……你怎么可以对阿姨…对阿姨这样…唔……呀……轻点……呀……不不……要嘛……」
  他一边摇扭,却也扭出味道来,感到大鸡巴又麻又痒,即难受又快感,尤其大龟头的沟被阿姨的大阴唇夹着,紧紧的,满满的,舒畅极了。

  「阿姨,你的小穴真美,我好爱阿姨……」

  阿姨已被少奇扭得粉脸都红起来了,全身颤抖,挣扎,曲扭着,不知是痛苦还是舒畅地哼着:「少奇…岈……你……不能……哎哟……不能这样……呀……好美……」

  「阿姨,你的小穴更美。」

  阿姨的腿肌颤抖着,纤腰也如同蛇般的扭动,粉脸霞红又含春,一双秀眼更是含娇带媚,细瞇地看到少奇,少奇被阿姨的那种娇娆的媚态,看得魂飞魄散,这瞬间,他真的不知身在何处。

  小穴里的淫水更多,他的大鸡巴,也有了松动的感觉,已经一分一厘的往小穴里,奏着凯歌前进了。

  片刻间,阿姨的呼吸急促起来,四肢发软,同时把一双玉腿变成大八字的张开,嘴里更是喃喃自语:

  「哎唷喂……少奇……你…你不……能奸阿姨嘛……阿姨要…要给你奸死了……呀……哎…少奇……不要……不……要嘛……」

  「要,少奇要奸阿姨…要肏阿姨……」

  「呀!不要嘛……喔…喔…好美……」

  「要,阿姨太美,太美了,我爱阿姨吗!」

  「哎唷…你…你可恶的小鬼……」

  大鸡巴已经在小穴里慢慢的滑进,一分一厘的,突的碰到了花心。

  「呀!……唉唷……」阿姨双眼翻白,猛地娇躯曲卷起来,把个少奇紧紧地抱着,一阵抽搐发抖,然后四肢一软,像个「大」字的,垂死在床上,一动也不动了。

  少奇并不紧张,在工地健忠仔叔,常常在休息时,把女人高潮时的情况,绘声绘色的说得口沬四飞,宛如活龙活现般的。

  少奇很高兴,阿姨能得到性高潮,这样一来阿姨大概不会怪自己强暴她了。他也趁机会,把大鸡巴用力一挺。「滋!……」

  「呀!……」夹着一声娇叫,全身一阵颤抖,阿姨醒过来了。

  少奇的大鸡巴也全根尽没了,本来要猛抽狂插一番,但一想,还是忍一忍,与阿姨谈谈。

  阿姨一醒来,一双玉手就猛搥着少奇的后臀,像撒娇又像很生气地说:「要死,要死……要死……」

  「阿姨,不要生气嘛!谁叫你生得那么美。」

  「要死,要死……你竟敢强奸阿姨。」

  「我已经强奸了嘛!生米煮成熟饭了,阿姨就别生气好吗?美丽的阿姨,我爱你嘛……」少奇说着,用双唇,贴上了阿姨的樱桃汹。

  「嗯……嗯……」她微微挣扎着,香吻已经灼热,二三下,就与少奇热烈地拥吻在一起,口吐丁香,送进少奇的口中。

  少奇还是第一遭吻女人,阿姨的丁香,已在他口中,他飘飘欲仙地吮吸着丁香,舒服极了。

  半晌,阿姨挣脱了他的嘴唇,娇嗲道:「小鬼,阿姨就知道你不安好心。」
  「阿姨,我爱你嘛!」

  「哼……骗人,你前个礼拜六,伦偷的进房摸阿姨的那里,你以为阿姨不知道,你这小鬼。」

  「阿姨知道?!」

  「当然,阿姨本来要骂你,怕你妈妈知道了,你下不了台,阿姨只好忍了,没想到你竟敢得寸进尺。」

  「阿姨,你太美了嘛!」

  「哼,哼,美,美,美什么?」

  「阿姨什么都美,尤其小穴最美。」

  「哼……美你的鬼。」

  「真的嘛!……」

  「骗人。」

  「阿姨,我受不了了,我要插了。」少奇的欲火旺盛,己经缓缓地抽起来,再猛力往下一压,插了下去。

  「哎唷……轻一点……」

  刚开始,要插进去时,还有点儿格格不入,四五下之后,已经通畅无阻,少奇愈插愈过瘾,愈舒畅,就没命地猛插起来。

  「哎唷喂……你这死鬼……呀呀……美死了……唔……唔……轻点儿……对……对……我受不了……小穴里又酸……又麻……呀……」

  「我要插死阿姨……」

  「好……阿姨愿意给你…给你插死…唔……哼……死……就死罢!」

  少奇可不管阿姨那些浪叫,他只一味地强抽猛插。

  她娇柔不胜似的,仰卧在少奇的身上,小嘴轻动,娇体摇扭,那双水汪汪的眼睛,以闭微张,只瞇成了一条缝,此时的阿姨,一阵从未有过的快感,由小穴传遍全身,是那么的舒阳。

  「呀…你又顶到阿姨的花心了……哼…你要奸死阿姨了……我的小鬼……」
  「要叫亲哥哥……」

  「哼……哎哟……亲小鬼……」

  「叫亲哥哥,不然我不插了。」

  「不……我叫…我叫……阿姨叫你小鬼是……哼……好舒服……亲哥哥……美死了……舒服死…亲哥哥……」

  阿姨感觉到她那飢饿的小穴的深处,好像虫爬蚁咬似,又难受又舒服,全身热烘烘的,像遭到熊熊烈火烧灼着,一种说不出的快感,到处荡漾
回旋。

  「亲哥哥……哎唷……我……我真要死了……嗳……要命的亲哥哥…唔……好……好舒服呀……你要奸就奸吧……」

  少奇一脸通红,愈插欲火愈旺,他像不顾死活似的,非常卖力。

  阿姨则娇喘于于,她的双唇一张一台,臻首猛摇,满头乌亮的秀发,随着她的头左右摆动,她此时,已置身於欲仙欲死的境界。

  「嗳……我……阿姨会被你奸死了……亲哥哥……你的鸡巴……又长……又大……又一条火棒……哎唷……美死了……想不到你……你真行……呀……」阿姨的身心舒美舒服得难於形容。

  少奇急促地喘息着,但仍然在做强而有力的冲击,口中也浪叫道:「我要奸死阿姨……阿姨…呀…你的小穴…这么美…美美……奸死阿姨。」

  阿姨生平第一次享受到如此强烈的快感,只觉得全身在颤抖着,舒服的抽搐着。

  「呀……亲哥哥……我受不了了……你……哎哟……要奸死阿姨……哼……就奸死吧……阿姨给你了……」

  阿姨已进入晕迷状态,她的雪白胴体不住地蠕动着,辗转着。

  「哎哟……亲哥哥好厉害……阿姨要死了……哼……美死了……哎哟……」
  「等等……阿姨等等。」

  「呀……呀……不能等了……姨给你干死了……死就死吧……美……」
  「要等呀……阿姨……我……我也要丢了,等等。」

  「亲哥哥……阿姨被你奸得丢了三次了……哎唷……好舒服……又要丢了,呀……不能等……呀……丢了……」

  一股热流,冲击着少奇的大鸡巴,他感到全身就要爆炸似的。

  「阿姨……你的小穴真美真美,我也要丢了……呀……美死了…丢了。」
  两人都如泥一样的,瘫痪在一起。

  过了很久,阿姨才醒来,她轻推着少奇道:「少奇……」

  「嗯……」

  「醒醒……你把阿姨压扁了。」

  这时少奇才醒过来,赶忙下马,躺在阿姨的身旁,这才想到阿姨这一对丰满的乳房,他从未摸过,摸起来,一定很舒服。

  他伸出手,摸着了。

  「嗯……不要嘛……」

  入手软中带硬,细嫩极了。

  「少奇。」

  「嗯……」

  「你最坏了。」

  「坏什么?」

  「你竟敢强奸阿姨。」

  「阿姨,我若不强奸阿姨,阿姨能这样舒服吗?有什么不好。」

  「羞,羞,还敢说。」

  「王叔叔不是每次,都惹你晚上失眠吗?」

  「小鬼,你怎么知道?」

  「不可叫小鬼,要叫亲哥哥。」

  「嗯……羞人嘛!」

  「叫呀,不叫以后不强奸阿姨,让你失眠算了。」

  「好嘛!我叫……嗯……亲哥哥……」

  「哈哈……喂……好妹妹,亲妹妹。」

  「小鬼头……没大没小的。」

  「是我的鸡巴大,你的小穴小,我大你小,阿姨……」

  「……」

  「怎么不应声?」

  「你羞人嘛!」

  「好,不羞阿姨了,阿姨,晚上我贴在墙壁上偷听阿姨骂叔叔,叔叔好可怜喔。」

  「嗯……不要再说了嘛!」

  「好,不说,以后阿姨的小穴痒起来了,要少奇强奸的话,叫一声亲哥哥,我就知道了。」

  「嗯……」

  「嗯什么?」

  「阿姨知道了嘛!」

  那天晚上七点多,吃完了晚餐,王叔叔与爸爸又开始喝酒了,爸爸突然想起明天缺少了「海菜粉」,妈妈又忙着就叫阿姨去买,爸爸说:「少奇,你载阿姨去买三斤海菜粉。」

  「好。」

  少奇推出爸爸的摩托车,阿姨坐上后座,少奇就加油的驶了一小段,停了下来。

  阿姨问:「没汽油了?」

  「不是。」

  「那你停下来干什么?」

  「要阿姨坐好呀!」

  「阿姨坐得好好的,那里不好。」

  「阿姨没看电视里行的安全吗?不能侧坐,要跨坐才安全。」

  「小鬼,鬼花样特别多。」

  阿姨只好听话的跨坐好,玉手搂着少奇的腰,才说:「可以了罢!」

  「不可以。」

  「又为什么?」

  「这路不好,天又黑,万一不小心会把阿姨摔出去,要抱紧才安全。」
  「小鬼……」

  「不可叫小鬼,要叫亲哥哥。」

  「嗯……」阿姨羞得低下头,想起中午那欲仙欲死的舒服,粉脸都红了。
  少奇说:「不叫亲哥哥可以,但要把我抱紧。」

  「好嘛,老是欺负人。」阿姨只好挪向前,把个少奇紧紧的抱着。

  少奇的后臀,顿感到被两团肉球紧紧贴着,因为抱着太紧,阿姨那丰挺的阴户,也贴在少奇的屁股上,那种感受,真是美妙极了。

  少奇发动机车,速度不快不慢的骑着,路况不好,机车颠陂的驶着。

  因为这个原故,机车跳动着很厉害,少奇在这夏天,又只穿了汗衫,阿姨的两个乳房贴在少奇背后磨擦着,阴户也在少奇的屁股上磨擦。

  磨擦久了,竟也磨擦出味道来了。少奇但觉,阿姨的两个乳头硬起来了,下面阴户也是慢慢地涨起来。

  阿姨愈抱愈紧,说:「骑慢点嘛?」

  「为什么?」

  「喂……骑慢点就是了嘛!」

  「阿姨真不懂礼貌,没姓没名的。」

  「小鬼……」

  「还没有到叫亲哥哥的程度吗?」

  三公里路几分钟就到了,少奇停在建材行门前,阿姨买了三斤海菜粉,放在机车箱子里,说:「我们到公园走走嘛!」

  少奇知道阿姨的双乳和阴户已被擦得心荡漾了,故意要逗逗她,说:「公园有什么好走的?」

  「嗯,就是去走走嘛!」

  「回去太晚了,要挨骂的。」

  「那两个老酒鬼,有酒就什么都忘了,还怕什么?」

  「到公园可以,但你要叫声亲哥哥。」

  「嗯!……」

  「要不要叫?」

  「好嘛,到了公园里再叫嘛,在这里,羞死人了。」

  「也好。」

  少奇把机车开到公园口放好,就与阿姨走进公园。

  这是个明月如镜,繁星点点的夜晚,公园内情人双双,很富有罗曼蒂克的气氛,清风徐来,迎面拂人,真是美丽的夜公围。

  少奇被感染了这气氛,伸手轻拥阿姨纤纤细腰,很有感情的说:「阿姨,你真美丽迷人,我爱你。」

  「哼……爱个鬼。」

  少奇轻叹一声,道:「这里罗曼蒂克的气氛,被阿姨破坏无遗。」

  「什么气氛,你这小鬼懂得什么叫爱,偷看人家,偷摸人家,那也算爱?」
  「阿姨你穿迷你裙、露屁股、现三角裤,那么诱惑人,当然我要偷看、偷摸了,不可以吗?」

  「不可以。」

  「那你不要穿迷你裙。」

  「哼……阿姨我偏要穿,你管不着。」

  少奇知道要跟女人谈道理,等於是秀才遇着兵,有理说不清,正好这时走到公园的黑暗处,心想,空口无用,还是用实际行动吧!

  想着,就猛地把阿姨拥抱,用双唇,雨点般的落在阿姨的粉脸上,半晌后才吻着阿姨的香唇。阿姨的双唇,已经微烫了。

  半晌,两人才四唇分开,坐在草地上。

  阿姨娇嗲道:「对不起嘛!」

  「知道对不起就好,跟你谈情说爱还真是扫兴。」

  「不要怪阿姨嘛?」

  「要怪谁?」

  「怪你自己呀!」

  「你自己想想呀!」

  少奇心想,何必费这么大的劲,去想那些搞不通的事,最实际的就是行动,他想着,手已摸到阿姨的大腿上了,入手细腻而滑,手感很好。

  阿姨被摸得娇躯如触电,嗲声说:「不要嘛!」

  「不要,不要,什么不要?」

  「嗯……」

  「阿姨你的小穴我都插过了,全身都摸过了,还什么不要?不要什么?」
  「哎呀!不要羞人嘛!」

  少奇慢慢把手滑进去钻进三角裤,摸到了阿姨的阴户。

  「啊……不要嘛!」

  少奇把手指伸进小穴里,小穴里已淫水泛滥了,少奇说:「小穴已经湿了,嘴巴还说不要。」

  「不要羞人嘛。」

  少奇轻动的手指,在小穴里。

  「哼……呀……不要嘛……」

  「叫亲哥哥……」

  「嗯!……」

  「叫不叫?」

  「嗯!……」

  少奇故意把手伸回来,不再理阿姨了。

  阿姨坐摩托车的时候已被磨擦得春情荡漾了,现在又被少奇摸得心痒痒得难受,他这一缩手,等於是要了阿姨的命。

  阿姨突然抱着少奇,嗲声道:「好嘛,阿姨叫…叫……」

  「那就快叫呀!」

  「亲……亲哥哥。」

  「嗯……少奇的亲妹妹。」

  「嗯……羞人嘛!」

  少奇乘势把阿姨拥入怀中,让阿姨的屁股坐在自己的大腿上,她的一双玉腿夹住了少奇的屁股,两人对面紧拥着。

  他边吻着阿姨边拉开裤子的拉炼,把已经又翘又硬的大鸡巴拿出来。

  「阿姨……来……拿住我的鸡巴。」

  「干什么?」

  「你要不要拿?」

  「好嘛!何必那么凶。」

  阿姨的玉手碰到了少奇的大鸡巴,娇躯如触电般的一阵颤抖,这根鸡巴太大太厉害了,太宝贵,她的欲火已蔓延地燃烧了全身。

  她把三角裤移开,把大鸡巴对准她的小穴口。

  少奇说:「好,你自己来,才不会刺痛你。」

  「好嘛!……」

  阿姨的小穴,已经又痒又麻的受不了,猛地用力一挺。

  「啊!……」她娇叫一声,大鸡巴也只是进了一半。

  少奇说:「这是公园,小声点……」

  「好嘛!……」


上一篇:破入屋 下一篇:我和音乐老师完
评论加载中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