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ww.327av.com喜欢本站请将www.ccc1666.com转发给您的好友請使用Ctrl+D進行收藏本站
婶婶柳淑月的诱惑   家庭乱伦   点击:加载中


叔叔的女儿,我14岁的妹妹美黛来叫我去她家吃饭,我想好久没去叔叔家了,也应该去一次。
叔叔外出经商了,婶婶小妹是小学老师,小妹美倩就跟小姨在外婆家的小学里读书,现家里只有婶婶和美黛两人。婶婶煮了一大桌的好菜,虽然我肚子中全是些清汤寡水的,但我不敢多吃。
婶婶见状说:「小峰,你户口也转到我们家了,以后咱们就是一家了,你叔叔一年半载都不在家,你就过来跟我们一起吃饭吧,你每天学习那么累,学校伙食又差,营养跟不上,误了学习哩。」
我说:「婶婶,我还是在学校食堂吃吧,来您这里,时间不够。」
「那你拿我的自行车去用,你来这里,我还想让你帮些忙,教教你这个妹妹,她英语有点跟不上。」
我说:「婶婶,我……」
「别我、我的啦,这样吧,星期六星期天来,可以吧。」
我只得答应。
吃完饭后,美黛在看电视,婶婶叫她去洗碗,她被电视剧迷住了,说看完了再去洗。我来这里白吃,怎么好意思不干活?于是就去洗碗。婶婶叫我休息,但我硬是去洗了,她嗔怪美黛道:「看你,真够懒,比你哥一点都比不上。」美黛娇道:「人家看完电视再洗嘛。」婶婶摇摇头便去洗澡。
我洗完碗,与美黛坐在一起看电视,我见没什么话说,便没话找话问道:「小妹,我叔叔为什么不在家?」
美黛说:「他呀,赚钱比什么都重要,这两年一年最多有两个月时间在家。现在他在湖北那边搞一个什么厂,忙得很。」
「他要天天在家,我看你不要说连书读不上,怕连饭都吃不上。」不知什么时候,婶婶洗完澡出来,边搓头髮边道。
我一看婶婶,顿时愣住了,28岁的婶婶澡后穿着一件白色的丝质睡袍,两根吊带将睡衣挂在她丰满的肩上,她脖子下一大片的胸部露了出来,隐隐可见乳沟,两只大奶子向前耸出,凸现的两颗大奶头让人知道她里面没穿乳罩,婶婶站在那里,耸出的大奶子支起她的睡袍,使她身前奶子以下部位变成空蕩蕩的了,像挂着的帐子一般。不知怎么,我突然觉得她一定连内裤都没穿,为这念头我直骂自己无耻。
婶婶站着抖甩着头髮的水,随着她的抖动,她的两只大奶子也在晃动着。我的心「呯呯」直跳,只觉得眼热喉乾。说真的,以前叔叔带婶婶回去时,青春萌动的我在手淫时常会想到她,因为我们那个小村庄,美丽的女人不多,男孩手淫时想的对象大都是漂亮的同学,丰满的新媳妇,还有那些又漂亮又丰满的表姐阿姨们。但只要面对面见到婶婶,她那种长辈之气早让我不敢乱想了,特别是来到她这里,寄她篱下,得到她的照顾,她待我如亲儿子一样,我更是拿她像对祖宗一样。
婶婶在我旁边坐下来,和我们一起看电视。我坐在那里一动不敢动,其实我早已把我两腿间那涨硬起来的东西用两腿夹住了。我们一起看电视,婶婶不时问我一句,但我却心不在焉,答非所问,连美黛也指出两次,我只得借口说电视太好看了,不注意婶婶问我什么。
我哪在看电视,我在偷偷看着婶婶,由于我身体在婶婶侧面,个头又比她高,她身子稍前倾,她胸口处的睡袍张得大大的,所以我很容易就从她肩部看下去,一览无余。我从没见过女人的身体,女人的奶子是什么样我只是想像,曾经一个粗糙的女人素描,几笔勾画的乳房就会让我激动而手淫好久。而婶婶那两只大奶子啊,吊钟式的往前谢谢耸着,两颗大奶头如熟透的红葡萄一样。
我不时偷偷瞄上几眼又赶快将目光移开,不知看了多少次,婶婶却一直没觉察,依然保持着那个姿势,我突然看到,婶婶的大奶子下面,竟可以看到她大腿,她大腿微张,她真的没穿有内裤!
我清楚地看到了她两腿根那丰凸起来的包,上面还有一些亮毛。我的血一下沸腾起来,如果美黛不在,如果美黛%BF4婶……
我如坐针毡,想逃离却又不愿,我在提防婶婶的同时也要提防着美黛,生怕她们中一个人发现我这骯髒的举动。幸好,美黛被电视剧吸引住了,而且她陷在一张单人谢谢上,面部方向并不朝我。而婶婶也全神贯注在看电视,她不转头是不会发现我的。我一次又一次地偷窥着婶婶身体,而婶婶一点也不察觉到她的侄儿在看她,她虽然换了几个姿式,但依然保持着前倾,而我却看得更真切了。
好久,电视剧完了,婶婶伸手从我身后过,去拿放在我身体另一侧的遥控器,由于她的手差一点,够不到,她试图将手伸远点,这时胸挨在我手臂上,并在我手臂上搓动几下,软而弹的大奶子令我如挨电击,脑子一片空白。
婶婶得到遥控器后,换了台。美黛已去洗澡。婶婶也坐直了身子,我感到一点失望。她双手搂在胸下方,也没说话在看着。我却突然发现,婶婶搂住双手后,两只大奶子被光滑而薄的睡袍箍住凸出,更是性感。大而圆的奶子彷彿要突破睡袍而出,奶头显得更大和真切了……
过了一会,婶婶说有些累,就靠在谢谢上闭目饭神,她的双腿已是大张,而她的睡袍是短睡袍,我想,从对面走过来一定能从睡袍下摆看得到她那女人最私密之处。为这发现,我的心剧烈地跳动着。最后,我鼓足勇气,走到对面的电视柜弯下腰来装着找东西,然后回头一看,由于相距一米多远,就在这一看之间,我已把婶婶那里看了个真真切切,婶婶那里已是牢牢地印在我心里。
婶婶那里,上面是小许整齐、短而发亮的毛,毛的下面是一个大包,包的中间是一条坚着的裂缝,裂缝犹如花蕾,两边亮晶晶的粉红肉外翻着……啊,那里就是美黛生出来的地方?那里就是专供叔叔寻欢作乐的地方?那里就是让我以前手淫时联想的地方?
美黛已洗澡出来,我不敢再待下去,就匆匆告辞了。婶婶将我送到门口,她把她自行车的钥匙从钥匙串上取下来给我。
那是一辆崭新的女式自行车。我轻轻就可以提起来,抚摸着那坐包,彷彿如同婶婶的丰臀。
我十分的爱惜它,骑到学校,我将自行车放到一个不易被碰磕的地方。那个角落黑黑的,没有灯光,我迫不及待地伏在车上自慰起来,脑子里全是婶婶刚才那一幕,不一会,快感来了,我将浓浓的精液射在自行车的坐鞍上,我感觉犹如射在了婶婶的臀上。
过后,我深深地自责着。婶婶对我那么好,而我却像畜牲一样……
可没两天,我又克制不了自己,自慰时又想到了婶婶。
第二个星期天,我因去食堂晚了,没有饭了,我竟不由自主地骑自行车去婶婶家。婶婶和美黛正在吃饭,知道我来的意图,婶婶连忙叫我跟一起吃,接着又给我加了半把麵条和几个蛋。
一会儿,美黛吃完就去上晚自习课了,我吃完后,婶婶洗碗后,从房间里找出一些衣裤,说是以前叔叔穿的,要给我,她说:「你叔叔这几年发胖了,这些衣服都穿不了了,我选了几件长的,你拿去穿吧。过来,试试看合适不合适。」
这些都是几乎还新的衣服,我恭恭敬敬地接过来。我从小就捡一个表弟的旧衣服穿,特别高中以后,没做过一件新衣服,婶婶一下给我这么多衣裤,够我穿好几年了。
我刚想试,婶婶笑着拿过去,说:「看你,一身的汗,先去洗个澡。」
我洗完换上婶婶给的衣裤。一米七五的叔叔的衣裤在我一米八几的身上,稍稍显短,但比起以前那些起来,却是更显得我英俊挺拨,伟岸精神。婶婶更是对我夸讚不已。
婶婶去洗澡了,我就坐在谢谢上看电视。我想等她洗完后,就告辞回去上自习课。
不久,婶婶洗完出来,她真是性感,一身华丽的睡袍柔柔飘飘披在她身上,闪烁着丝丝光泽,虽遮住了她身体,却更是诱人。婶婶走进了自己的房间,我却浮想连绵。
一会儿,婶婶在房里叫我进去。我进门的一剎那我呆住了,她的头髮湿润着垂肩而披,刚涂过的口红鲜艳透出几分妩媚,光滑睡袍在桔黄色的灯光下闪烁着。她捂着右边的乳房,说:「我这里很涨,刚才我好像摸到里面有一个硬块,怕是不是得了乳腺癌了,你给我摸摸看是不是。」
说完,她坐在床边。
我的心呯呯直跳,想不到,梦寐以求的竟然真的来到。婶婶抓住我的手,把它贴到自己的乳房上。
一剎那,我只感到全身如通电般,婶婶的大奶子柔软而富有弹性,隔着光滑的睡袍,手感真是好极了,我真不知如何形容,我只觉得那是人世间最美好的东西。那天我看一眼,就让我一辈子忘不了——婶婶那女人最私秘处,而现在我只摸一把,同样也令我一辈子忘不了——婶婶的大奶子。
我在婶婶面前握住她右边大奶子下部,轻轻揉着,我怕重了会弄疼婶婶。
我手指在探索她乳房里面有没有硬块同时,心却感受着女人那诱人的身体。
揉着揉着,我感到一个东西在我手掌中渐渐变硬,我知道那是乳头,我轻轻捏弄着,不一会儿就硬梆梆的了。我故意问婶婶道:「婶婶,是不是这里?」
婶婶妩媚地横了我一眼,说:「那是婶婶的奶头,小笨蛋。」
她那一横的媚眼,令我心中一蕩,而那软软的话语,更令我浑身发软。
我又揉了一下,恋恋不捨地停下来,傻傻地说:「婶婶,好像没有咧。」
婶婶娇声道:「你一只手哪里摸得到,要两只手才行呀。这样吧,我坐着你不容易摸到,我躺下来,你一手摸我一只,对比一下看两只是不是不一样。」
婶婶躺了下来,我侧身坐在她身旁。伸出两只手在她那两只大奶子上慢慢轻轻地揉着。
揉着揉着,我心里开始起反应了。虽然婶婶也是我意淫的对象,可我还不至于在她面前有非分之想,婶婶在我眼里还是长辈,是神圣不容沾污的,每次我意淫她之后,心中总有对不起她,对不起叔叔的感觉。要说刚才我给她摸查肿块是全心全意地为她服务的话,而现在我两只手掌都在这女人的大奶子上,而这女人闭着眼,两人都不作声,这种气氛增加了我的色心,我的手不禁轻佻起来。
但轻佻归轻佻,我却一点不敢对婶婶怎么样,我在克制自己,她是我尊敬的婶婶,我对她无礼,给叔叔、父母、老师和同学们知道,我有何面目做人?儘管我下身坚硬如铁,但那是下一步回到宿舍之后自己解决的事。
在我摸够而心满意足之后,我对婶婶说:「婶婶,没有呀。」我急着要回去自我解决,婶婶让我这么一摸,会让我满足好几年,好几年中我意淫的对象都是婶婶。
而婶婶却说:「可能是隔着衣服摸不到,你伸手进来摸一下。」
在婶婶的示意下,我分别从婶婶两肋的睡袍下伸手进去。
啊,婶婶的两只大奶在我的手掌中波动,那奶子又大又富有弹性,彷彿要溢出我的指间,我强忍着慾望和疯狂,抚摸了好久,婶婶在闭目享受着,我看着婶婶那诱人的娇躯,真想扑上去按住这只尤物。为了怕自己做出错事来,我只得对婶婶说:「婶婶,真的没有。」
「小峰,你摸摸看,婶婶的两个奶头是不是不一样?」
我捏住婶婶的两个奶头,真的不一样,一个硬梆梆的,另一个软一些。「给婶婶揉揉。」
我捏住轻揉着,不一会两只奶头都硬梆梆的了。这时,婶婶道:「小峰,婶婶的肚子有点疼,你再给我揉一下。」
我的手移到婶婶的小腹上,依旧隔着睡袍抚摸着她小腹。
婶婶说:「不是这里。」
我左右移动着,问婶婶:「是这里吗,是这里吗?」
婶婶说:「往下,对,往下。」我手依她的话,一直往下,而婶婶还说:「再往下……」
再往下?再往下就到婶婶那里了,婶婶平躺在床上,睡袍自然地盖住她身体,她胯间丰满的半弧圆圆的女人神秘部位凸现出来。我心呯呯跳着,最后按她的话手掌捂在她阴部凸现的包上。
「对,就是这里,小峰,摸它,摸它……」婶婶话语如呓,更让我心蕩。
我摸了一阵,就感觉到了,婶婶里面没有穿内裤!这更刺激了我,令我浑身如着火,尽力在克制着,但却克制不了我的手,我的手在婶婶胯间那个肥涨的包上疯狂抚摸着,不经人事且老实的我头直发晕,婶婶这是怎么了?女人这里疼,来让我帮摸,我已经不是小孩了。
我隔着睡袍摸着,摸着,婶婶呻吟起来,这呻吟声令我魂都飞了,我更是疯狂,就差没上去了。
其实,我就真上去了,也不知该怎么办,我从没在什么地方学过性交知识,我只知道男人搞女人,女人是很痛苦的,是不愿的。我也只听说男人的东西插进女人那里去,是很难插进去的,我一个小孩,能插得进婶婶一个大人那里面去吗?而女人给插进去的又在哪里呢?我决定利用给婶婶按摩的机会弄清楚。婶婶不知什么时候已把两腿张开得大大的了,我一只手摸着婶婶那里,一只手却在自己的玉茎上揉着……
我揉着,一会儿,婶婶睡袍那里就湿了,湿了好大一块,是些滑滑的液体,难道真的是婶婶那里疼吗?可是婶婶的呻吟却无痛苦,分明带着愉快,她不住地说:「小峰……婶婶……好……
舒服……噢……噢……「我似乎明白了:婶婶那里真疼,我给她按摩,她就会舒服一些。
我揉摸了好一阵,婶婶拉住我的手从她睡袍下摆伸进去:「小峰……婶婶的睡裙湿了……你伸手……到里面……给婶婶……揉揉……」
QZTqM”ddddet”QtT9k
我伸手在里面抚摸着,婶婶果然没穿有内裤,她两边大腿内侧全是光溜溜的水渍!水渍不但弄湿了她上面的上面的睡袍,而且她臀部的睡袍更是湿了一大片!摸着婶婶的大腿间的包子,一剎那,我浑身颤抖,婶婶那里正是我这几天来日思夜想的地方,那里厚而有弹性,中间一条缝,我彷彿已感觉到女人最美妙的东西,那就是专供叔叔寻欢作乐之处啊,可经我轻轻的摸弄之下,已流出了潺潺的水,我抚摸着婶婶那玉穴,那肉缝,终于,我找到了那穴口,婶婶说「小峰……
对……就是婶婶那里……好舒服……摸进去……噢……「婶婶的呓语令我一阵冲动,我用两个手指,随着婶婶流出淫水的穴口探了进去,我终于找到了女人的入口了,婶婶被这般挑弄,娇躯不断扭动着,小嘴频频发出些轻微的」啊……啊……「呻吟。声婶婶的阴道内真柔软,还一张一缩的,我的手指上上下下的拨动着婶婶的阴道深处,」啊……喔……「婶婶发出愉快的呻吟,更刺激了我,突然我感觉到下体如电,射出一股精液,我慾念如炽,偷偷地把精液放在手心,涂抹在婶婶玉穴上按住,想灌进婶婶的体内……」哦……啊……嗯……嗯……喔……喔……「从她樱樱小口中传出浪浪的呻吟声。
一次射精根本无法消除我的慾望,我只觉得我下腹里装的全是精子,要给婶婶,我的玉茎迅速又硬起来。
婶婶说:「小峰……喜欢婶婶的……奶吗?」
「喜欢……」
「婶婶……的奶……大吗?……想不想……吃婶婶的……奶……」
我怎能不想?可是我却说:「婶婶,你的奶是给美黛妹吃的……」
「傻侄子……婶婶的奶……是给你美黛妹吃的……也给你……这个傻侄儿吃呀……来……上来吧……快来吃婶婶的奶……「说着,婶婶将睡袍的吊带褪至两臂处,将遮住她那大奶子的睡袍处往下褪,顿时,婶婶那两只圆圆大大的奶子露了出来,虽然婶婶是平躺在那里,可她的两只大奶子仍那么大和涨,在她胸口蠕动着,诱着我……
我全身在爆炸!下身更是硬涨如铸铁,急需女人!眼前的婶婶,这女人这么美丽,这么诱人,这么丰满……我克制不了自己,扑了上去,两掌抚弄着婶婶的两只大奶,一手指捻着婶婶的一只奶头,而她的另一只奶头被我一口含住,不住地吮吸着,婶婶的奶头在我口里迅速变大变硬……
我慾念如炽,美黛妹吃的奶我也得吃了,下一步,我一定到婶婶那专给叔叔寻欢作乐的地方去寻欢作乐……
我疯狂地搓揉着,亲吻着婶婶的大奶子。而后用滚烫的双唇吮吻她的脸庞,雪颈,然后吻上她那吐气如兰的嘴,谁知她却将香舌伸到我嘴中,女人的诱惑使我快崩溃了,我贪婪的吮吸着她的香舌,双手抚摸着她那丰满圆润的身体,她也紧紧的抱着我,扭动身体。我用一只手紧紧搂着婶婶的脖子,一只手又一次隔着柔滑的睡袍揉搓着她大大的乳房,婶婶小声说:「小峰你好坏噢,连你婶婶都要搞……」她糯糯的话语挑逗得我慾火焚身,不断地亲吻着那红润香软的小嘴儿,吮着她的滑滑的嫩舌,我的下体也硬涨无比,谢谢着婶婶小腹,婶婶伸出纤纤玉手,娴熟,轻巧的握住我那根又粗,又长,又硬的玉茎,当婶婶的手握住我的玉茎时,我浑身一颤,感觉到无比的舒服,快感流遍了全身,我禁不住啊……啊……的叫了两声。而婶婶露出惊喜的神色,她咬着我的耳朵轻呓道:「小坏蛋儿,没想到你的这么大……婶婶从没见过呢……」
婶婶是那么的迷人,令我浑身都软了,我彷彿忘记了自己不会性交,我的唯一念头就是:今晚我一定要从婶婶专供叔叔寻欢作乐的地方进入婶婶的身体……我在婶婶的耳边轻轻道:「婶婶,今晚你做我的新娘子吧。」
婶婶全身颤抖起来,我的的话语,撩起了她原始淫蕩的慾火,婶婶的双目中已充满了春情。
我更是迫不及待地脱光我的衣裤,把婶婶搂入怀中,亲吻着她,「嗯……嗯……」婶婶此时春心蕩漾,浑身颤抖不已,边扭动边娇啼浪叫,那迷人的叫声太美,太诱人了,刺激着我的神经,在暗暗的檯灯光下,睡袍只遮住她上体一部分,的婶婶身材凹凸有致,曲线美得像水晶般玲珑剔透,那绯红的娇嫩脸蛋,小巧微翘的琼鼻,和那微张的性感的嘴唇,丰盈雪白的肌肤,肥嫩饱满的乳房,光滑,细嫩,又圆又大,红晕鲜嫩的大奶头,美腿浑圆光滑得有线条,那凸起的阴阜无比的诱惑。她若隐若现的肉缝沾满着湿淋淋的淫水,两片暗红的阴唇一张一合的动着,就像她脸蛋上的樱唇小嘴,同样充满诱惑,好像呼唤我快些到来,我将她雪白浑圆丰满的玉腿分开…我握住玉茎先用那大龟头在的婶婶小肉穴口磨动,磨得婶婶骚痒难耐,不禁娇羞叫道:「小峰……好宝贝儿……别再磨了……小肉穴痒死啦……快……快插……插进来……求……求你给我……你快嘛!……」
说着,一只玉手牵引我的玉茎对準了她的穴口,看着婶婶骚媚淫蕩饥渴难耐的神情,我在也忍不住了,我把玉茎猛地插进去,真没想到一下刺进去了一大半,大龟头谢谢住婶婶的肉穴深处,婶婶的小肉穴里又暖又紧,水汪汪的,穴里嫩肉把玉茎包得紧紧的,真是舒服。
「啊……啊……小……好小峰……你弄得我……我舒服死了……你好坏……嗯……啊……啊……
哦……哦……啊!哦!真粗真大真硬,喔……美死了。」婶婶发出喜悦的娇嗲喘息声:「啊……
小冤家……我受不了了……哎呀……好舒服……我……我要……」
因为没有全插进去,我又用力插,插得婶婶直叫痛:「别……啊……痛死我了……停……停……
啊……」
我停在那里,一动不动。许久,婶婶看出我不会作,便说:「小峰……你先插进去……抽出来……再插……越快越好……别插进去完……」
按着婶婶的指点,我一下一下地抽插,几下过后,我终于得到婶婶那软滑、多汁的绝妙享受和人生最美最高乐趣。
因为婶婶淫水的润滑,所以抽插一点也不费力,抽插间肉与肉的磨碰声和淫水的「唧唧」声再加上床被我们压的发出的「吱吱」声,构成了美丽的乐章,我不断的在她的丰乳上吻着,张开嘴吸吮着她硬硬的乳头。我把我的玉茎继续不停的上下抽送起来,直抽直入,她的屁股上挺下迎的配合着我的动作,淫水如缺堤的河水,不断的从她的肉穴深处流出,顺着白嫩的臀部,一直不停的流到床上。看着她疯狂的样子,洩了身的婶婶靠在我的身上,我没有抽出的玉茎,我把婶婶放到床上,伏在她的身子上面,一边亲吻她的红唇,抚摸大乳房,一边抽动着玉茎,婶婶发出愉快的呻吟。
「……啊……小峰,让我……在上面……啊……」我抱紧婶婶翻了一个身,把她托到了上面。
婶婶先把玉茎拿了出来,然后双腿跨骑在我的身上,用纤纤玉手把肥肉穴掰开对準那挺直的玉茎,「卜滋」一声随着婶婶的肥臀向下一套,整个玉茎全部套入到她的穴中,婶婶肥臀一下一上套了起来,只听有节奏的「滋」,「滋」的碰撞声,婶婶轻摆柳腰,乱抖丰乳,频频发出销魂的娇啼叫声:「喔……喔……小……小峰……婶婶……好舒服!……啊啊……呀!……」她上下扭摆,扭得身体带动她一对肥大丰满的乳房上下晃蕩着,晃得我神魂颠倒,伸出双手握住婶婶的丰乳,尽情地揉搓抚捏,她原本丰满的大乳房更显得坚挺,而且奶头被揉捏得硬挺。婶婶愈套愈快,不自禁的收缩小肉穴,将大龟头紧紧吸住,香汗淋淋婶婶的拚命地上下快速套动身子,樱唇一张一合,娇喘不已,满头亮的秀髮随着她晃动身躯而四散飞扬,她快乐的浪叫声和玉茎抽出插入的「卜滋」淫水声使我更加的兴奋,我也觉大龟头被肉穴舔,吸,夹得我全身颤抖……
几分钟后,婶婶累了,她又躺了下来,我插进去,爱抚着婶婶那两颗丰硕柔软的乳房,她的乳房越来越坚挺,我用嘴唇吮着轻轻吸着,娇嫩的奶头被刺激得耸立如豆,挑逗使得婶婶呻吟不已,淫蕩浪媚的狂呼,全身颤动淫水不绝而出,娇美的粉脸更洋溢着盎然春情,媚眼微张显得娇媚无比。看着婶婶那淫媚之相,搓揉着她丰硕蕩漾的大奶子,想着婶婶那生出堂妹来的肉穴现正被我长长的玉茎插撬着,我淫心如狂,下体爆涨,对婶婶发出了一阵阵疯狂地冲击……
婶婶被我弄得欲仙欲死,披头散髮,娇喘连连,媚眼如丝,香汗和淫水弄湿了床单,姣美的粉脸上显现出性满足的欢悦,双眉紧蹙,娇嗲如呢:「嗯……亲小峰!……婶婶……姐姐……好……
舒服!……好爽你……你可真行……喔……喔,受……受……受不了!啊!…………喔……喔……
爽死啦……舒服……好舒服……喔……我又要洩……洩了……」突然婶婶四肢紧紧箍住我,使我在抽插时竟把她身体带离了床,婶婶紧咬被角,极端的快感使她魂飞魄散,我只感到婶婶肉穴深处一阵阵颤抖,洒出阵阵热流,一股浓热的淫水从婶婶小肉穴急洩而出。
激情过后,婶婶无力配合,任我摆布,看着婶婶娇美、疲惫而满足的脸庞,一种征服感使油然而生,使我感到自己也能任意驾驭婶婶,像叔叔一样脱去婶婶的衣裤,伏在婶婶身上,抚摸婶婶的身体,搓揉婶婶的大奶子,去婶婶那美黛妹出生的地方,去婶婶那专供叔叔寻欢作乐的地方任意寻欢作乐,这种感觉令我更疯狂地蹂躏着婶婶,十几分钟后,我再也坚持不住了,叫喊道:「啊……婶婶……啊……姐姐……我……受不了了……」我快速地抽送着,长长的玉茎只插得婶婶直叫唤,终于我狂喷出一股股精液,注满了婶婶的肉穴,婶婶的肉穴内到处都布满了粘稠的精液。
我喘息着躺在床上,「……喔……小峰……你……戳得婶婶……心肺都烂了……」婶婶如癡如醉的俯在我的胸前上,肥大的奶子贴在我胸口,我也紧紧的搂着她,不知不觉一个多小时地对婶婶冲刺,我也有些累,于是身在温柔乡里的我拥着婶婶沉沉睡去。
大约一个多小时,我醒来,桔黄色的灯光依旧,婶婶头枕着我右臂依然在梦中。听到美黛在客厅外走动的声音。婶婶均匀的呼吸,大奶子在她胸脯上轻轻落,她姣好的面庞露出满足的微笑,婶婶和我的肚子同盖着一条毛巾被,看着婶婶这只诱人的尤物,我下身又迅速膨涨起来,我轻轻地抚摸着婶婶的大奶子,婶婶并没醒来,而她奶头却渐渐硬了些,我抽出手,轻抚着她的嫩穴,这是我第一次见到女人这宝贵的东西,刚才我还没玩够。
可能由于婶婶被我弄得太疲惫了,竟一直没醒来。只是「嗯嗯」两声。我突然想,我要是弄一下在梦中的婶婶,那一定很刺激的。为这,我兴奋不已,下身硬涨,我轻轻地扒开婶婶的双腿,把自己长长的玉茎轻轻捅进了婶婶的穴里。
我悄悄地抽动着,几分钟过去了,婶婶居然还没醒!看来,刚才她已是被我搞得疲惫之极。
婶婶虽然没醒,但好像有一丁点模糊的意识,口中不时有轻声的梦中呻吟,她嫩穴中也是越来越湿滑了。
我的力度慢慢在增加,婶婶也随着慢慢意识强了,她口中不断发出迷人的呓语:「……嗯……
阿强……好舒服……老公……嗯……」婶婶在模糊中,把我当成了叔叔,竟忘了她还跟侄子做爱。
后来我才知道,女人在梦中做爱对像一般是她老公,不像男人,梦中做爱对象是其她女人。
听到婶婶把我当成了叔叔,我更兴奋了,加大了力度,抚摸她的大奶用力奸她,婶婶也被我一连串大力地抽插弄醒了,也知道是她的侄儿在奸她,但她并不睁开眼,微沧叛墼谙硎芪腋目炖帧
评论加载中..